疑渔网缠脚坠海‧渔民救友‧双双溺毙
疑渔网缠脚坠海‧渔民救友‧双双溺毙(槟城24日讯)淳朴的浮罗勿洞渔村发生渔民遇溺事故。两名年过半百的老渔民週五一同出海捕鱼,于下午5时许收网时遭遇不测。相信当时其中一人收网时被渔网缠住脚而不慎坠下海,另一人赶紧下海抢救但不果,双双溺毙。较后,两人的尸体都在曾夺走逾30条人命的大沙埔海域寻获。这起意外发生于週五下午5时许,第一具尸体于週六清晨5时被寻获,证实为邱添吉(55岁),另一具尸体则于週六早上10时45分寻获,死者为符永香(67岁)。拨打手机无法接通邱添吉的弟弟邱添和告诉记者,週五下午4时许,还有渔民看到哥哥和符永香捕鱼,因此相信两人是在傍晚5时许发生意外,因为平时渔民都会在下午5时30分随着涨潮返回浮罗勿洞码头。“可是週五傍晚,哥哥迟迟都没有回来,我们尝试打他的手机,也无法接通。到了晚上11时,他和符永香都没有回来,一些渔民就出海去寻找他们。”邱添和难过地说,哥哥週五出海前,曾提到即将举行的神诞,说不要再去“卜杯”选头家炉主,孰知一语成谶,哥哥再也无法出席今年神诞。“他从小到大都以捕鱼为生,使用的渔船也有20年之久,向来都相安无事,想不到这次却遭遇此劫。”週五深夜,搜索队伍出海寻找邱添吉和符永香至週六凌晨4时,都没有收穫,只好先返回码头。邱添和说,当时他只能祈求神明,让他们赶快找到哥哥的下落。不久后,一艘马来渔船在大沙埔海域寻获他哥哥,马上致电通知他。符永香多年后重出海遇难死者符永香独生女符佩佩(22岁)告诉记者,她父亲其实多年前早已退休,没有出海捕鱼,10天前才重操旧业,孰知却发生意外身亡,一切似乎冥冥中注定。“我们一直叫他不要出海,在家弄孙为乐,毕竟他年纪也很大了,而且又有哮喘病,可是他说必须为家庭承担责任,要自力更生,才决定重新出海捕鱼。”符佩佩结婚后,并没有搬出去住,与在工厂工作的丈夫跟父母同住,同时让父母照顾她刚出世的孩子。符永香的妻子叶丁心(55岁)提及,丈夫出事前没有异样,不过,丈夫平时出海捕鱼都会带手机,但週五却因手机损坏而没有携带。“週五傍晚6时许,其他渔民通知我,我才知道永香没有返回码头。”心焦如焚等了一夜,直至週六早上10时许,叶丁心等到的却是丈夫冰冷的尸体,令人不胜唏嘘。邱添吉孝顺顾家死者邱添吉的弟弟邱添和透露,哥哥是家里的经济支柱,向来非常照顾家庭,很爱家,其84岁父亲邱三记在两星期前接受大肠手术时,都是由哥哥陪伴。而且,哥哥非常疼爱他两名分别11和14岁的孩子,休业时都会载送他们上下课。“我哥原本住在浮罗勿洞,一年前,因为地主要收回土地,所以他便前往不远处的文丁租屋。因为要出海捕鱼,他每天都来往浮罗勿洞,是家中的经济支柱。”邱添吉遭遇不测后,遗下妻子周丽美(39岁)及两名孩子分别就读浮罗勿洞小学的邱伟伟和圣心中学的邱慧燕。手握水桶求生不果一名前往案发现场把邱添吉尸体搬运回码头的渔民透露,当时邱添吉一只手握着白色水桶,相信是想借水桶的浮力求生,另一只手则有被渔网缠住的痕迹。由于週五的风浪不大,最高只有两呎,这对经验老道的渔民应付有余,因此其他渔民起初都不解两人怎幺会发生意外。渔船没遭撞击痕迹浮罗山背消拯局局长罗斯兰说,邱添吉的尸体是于週六清晨5时30分,被渔民发现浮在大沙埔海域,然后被送往浮罗勿洞码头。符永香的尸体则在早上10时45分,在同样地点被消拯局和水警组成的拯救队伍发现,当时他的脸部朝下。他说,由于适逢退潮,因此拯救队必须把符永香的尸体移至15公里外的双溪槟榔港口码头,然后才由浮罗警方送往太平间。鑒于渔船没有损坏或被撞击的痕迹,消拯局初步相信,其中一人在收网时疑脚部被渔网缠住后不慎坠海,另一人尝试下海拯救不果,双双溺毙。邱添吉和符永香的渔船,是在早上8时被发现浮在大沙埔海域附近。据知,目前是白鲳鱼季节,而邱添吉是以捕获白鲳鱼着名,渔民在拉回他的渔船时,发现船上有许多白鲳鱼,而渔网并没有完全收回。大沙埔海域8年夺30命大沙埔海域因为处在漩涡地带,在过去8年来已吞噬约30条人命。2004年一场大海啸,造成约20人在这个海域溺毙,而在2008年11月,一名华裔青年在嬉水时被海浪沖走。去年,共有3条人命在这个海域死亡。浮罗勿洞区州议员莫哈末法力曾资助在沙滩上竖立告示牌,警惕民众不要前往海滩嬉水。‧2012.03.25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