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不再是线性!ART FORMOSA 用活录像谈论永远的现


录像做为叙事的载体,透过拍摄,纪录了片断的时间,再透过创作者的剪辑,让纪录的文本在线性的时间轴上,付予了「录像」的「开启」与「结束」,做为一种影像书写的媒介,录像有着记载过去,保存时刻回忆的功能。
而在资讯爆炸的当下,影像透过电脑的演算,解构了时间轴的概念,因此透过运算,电脑类比人工智慧,影像摆脱了过去的枷锁,进入永远的现在,这种「现在」也已经不是线性,而是让影像进入「网状」的时间概念,永远在当下,保持着最新的状态,这种特殊性,即是有着生命的「活录像」。破坏线性的录像,如同有着生命般,逃离影像的宿命,并且存在着解体式的取样、重组式的叙述、与有机式的运算,因此此次在展览主题上区分成「取样解体」、「叙述重组」、「运算有机」三个对于非线性影像架构破坏性的讨论。
取样解体
时间不再是线性!ART FORMOSA 用活录像谈论永远的现
艺术家透过特殊取得录像源头之方式,把线性影像的纪录性完全解体,如胡钧荃的录像作品《异域》,使用3D扫瞄纪录深度影像,其影像不存在时间的纪录,但却有着空间的共地,破坏了原本影像载体的时间轴。
时间不再是线性!ART FORMOSA 用活录像谈论永远的现
胡缙祥的即时录像作品《Hiraeth》,抓取网路的资讯,以线性时间回复,从不同国家地区取得历史趋势关键字,并于影像中显示与分解,让录像本身没有载体本身,而是把载体放置在云端上。
时间不再是线性!ART FORMOSA 用活录像谈论永远的现
赵品函的作品《趋近于零的快板》,从影音网站抓取现有影像的一张影格,并把多个源头不一的影格并置,在断裂的时间轴,重新并置一个影像,但此影像看似有时间,却没有任何的时间。
叙述重组
时间不再是线性!ART FORMOSA 用活录像谈论永远的现
艺术家去除与破坏整个录像的叙事架构,并让其断裂的叙述透过非线性的方式呈现,如吴宜晔的作品《Wave》,以海浪的运动,作为去除叙述,保存运动性的一种再叙述之方式,影像本身没有任何的结构,但是却又引导着观众的观看。
时间不再是线性!ART FORMOSA 用活录像谈论永远的现
李德茂的作品《向Gursky致敬》,以Andreas Gursky 的摄影作品Rhein II为影像的主叙事,在近乎静止的影像,存有着看不见的律动,并在影像的转化上进入数位的再造,影像本身指向着一个看不见的叙事性,破坏影像叙事一定要可见的命题。
时间不再是线性!ART FORMOSA 用活录像谈论永远的现
陈依纯的作品《弹幕弹幕弹幕 – 第一集:昨天差点GG了》,以网路上的「弹幕」与「厨」文化做为录像叙事的本质,透过影像本身的叙事式与弹幕上不同网友的留言与再叙事,让叙事本身被破坏后重新堆叠,指向多重叙事的影像之「乱」,让叙事本身没有线性的唯一,而行成树状式的多元与分支。
运算有机
时间不再是线性!ART FORMOSA 用活录像谈论永远的现
艺术家透过程式的编写,让录像没有线性的结束,使影像永远没有结束的一刻,使影像跳脱自身的显示层级,进入下一层级的运算端,如同有了生命一般。林珮淳的作品《夏娃克隆女神》,以3D软体雕塑人物,再造圣经《但以理书》所记载之大像,并完整呈现人工生命演化与生成的过程,以人工的生与影像的生并置。
时间不再是线性!ART FORMOSA 用活录像谈论永远的现
林经尧的作品《衍生讯号》,利用程式的演算,让几何图形与音讯串联,使每个独立的图案都如同有生命般的自我连动。
时间不再是线性!ART FORMOSA 用活录像谈论永远的现
曾钰涓的作品《奇米拉之歌》,以Chimera为命题,暗喻「人」成为嵌合体,作品透过程式自我演化,建构自己的生存领域,成为具演化繁衍能力的混种机体。
时间不再是线性!ART FORMOSA 用活录像谈论永远的现
黄致杰的作品《轨迹》,以程式创造一个永恆的异度空间,在死亡限制下,演算的生命,不断扩散。

展览透过非线性的取样、非线性的叙述、非线性的结束,重新思考录像的本质,与使命,在资讯爆炸的当下,影像之快速与便利已经与我们的生活密不可分,但也让人忘记影像本身所拥有的意义,被包装的快感所取代,因此活录像,以「谈论永远的现在」为副标题,企图重新思考后录像时代,什幺才是录像。
ART FORMOSA展览资讯
JUNE 30 - JULY 2,2017
松山文化创意园区&诚品行旅
----
「大人物噗浪」跟「大人物脸书」跟「大人物G+」 你....还没加吗?
若想分享创意或新闻讯息,欢迎寄至daman@funmakr.com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