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寂寞(5)

不怕,寂寞(1)

不怕,寂寞(2)

不怕,寂寞(3)

不怕,寂寞(4)

「对,什幺都丢给我,妳就过爽爽就好。」

「Yep。」这就是我把我的房子取名为莫爽爽的原因,我就是要把日子过爽爽啊!

周斯理一脸拿我没办法的表情,我给了他一个超级灿烂的笑容,他看着却回我了一句,「笑屁啊妳。」

我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肚子突然叫了一声,我再给了周斯理一个微笑,然后用我最温柔可爱的声音,很不争气的对他说:「哥,我肚子饿了。」

周斯理啧了一声,转身回到厨房,我很开心的从沙发上跳下来,回房间换衣服,因为我知道,当我从房间出来时,就有东西可以吃了。

换好衣服后,我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盒子,从房间走了出去,周斯理刚好端着煮好的东西到客厅的桌上放着,这就是周斯理的效率,我很满意,当我坐下时,一碗盛好的海鲜粥也到我的面前,还有几道美宜阿姨做好的小菜,「吃太快小心烫死妳!」周斯理很不客气的叮咛着。

「你那幺凶,麦克到底爱你什幺啊?」

        他瞪了我一眼,「吃妳的粥。」

        看在莫爽爽的分上,我不跟周斯理计较,我把盒子丢到他腿上,他看着盒子问我,「这什幺东西啊?」

        「后天你生日啊,我那天要跟念华去吃饭不回家,所以礼物先给你。」我边吃边回答着,然后再边打着周斯理,这粥真的是好吃死了。

        「妳又不回家,我妈又要难过了。」周斯理的表情闪过一些失落,然后看着我说。

        我推了推他,「不会啦,我会再找时间回去啊。你快打开看看,我精心帮你挑的耶。」

        周斯理一脸落寞的打开盒子,看到我送他的手鍊时,眼睛都亮了起来,笑着说:「很好看。」

        「是不是,我一眼看到它,就知道这是你的,黑曜石搭配纯银,简洁俐落的设计,我二话不说就刷卡买下来,瞧瞧我这妹妹对你多好!」真的不是我在自夸,我挑礼物的品味,还没有被安婷打枪过。

        周斯理开心的戴上之后,突然看着我,一脸狐疑的问着,「这不会是你们公司的库存品吧!」

        他一说完,我马上放下手里的碗,然后把周斯理身上的围裙扯下来,拿着他的包包,打开门往门外一丢,再把他推出去,用力的关上门,对着门吼,「周斯理,你这个月都不要来我家,我要跟你断绝兄妹关係。」

        可恶的家伙,那条手鍊可是我花了将近半个月薪水买的。

        果然男人是宠不得的。

###

        这个世界上,一定有一个你可以随时对他任性,对他发脾气的人,那个人就会是最适合你,也是会最爱你的人,如果你还没有遇到,请你用心看看身旁,那个人或许就在不远处。

        胡小月唸着女性杂誌上的文章,一脸陶醉的跟我们分享,好像把自己放入那样的情节里,然后那个人就在旁边一样,但我想要提醒她,坐在她后方的,只是位七十几岁的老阿公。

        谢安婷放下叉子,用纸巾擦了擦嘴,抽走小月手上的杂誌,「胡小月,想要懂怎幺驾驭男人的第一步,就是不要再看这种没有营养的杂誌,我遇到的任何一个男人,都可以让我随便任性。」

        我边吃着义大利肉丸子,边用力的点点头。

        「安婷姊……」胡小月第三个字才刚出声一点点,马上被安婷的眼神射杀,她马上改口,「Anna,拜託教我怎幺驾驭男人。」

        谢安婷笑了笑,对胡小月说:「换个男人。」

        胡小月不解的问:「为什幺?」

        「因为妳现在这个男朋友,妳驾驭不了。」安婷喝了口咖啡,就像在说外面天气真好一样,神色自若,完全不管这句话打在小月心里,不知道下午还有没有心情上班。

        安婷继续说:「女人啊,会为爱痛苦,没有别的原因,就是选了一个自己驾驭不了的男人来爱,才在那里难过,最好的方式就是换个听妳话的男人,可以让妳随便糟蹋的男人。」

        「胡小月,妳不要听谢安婷在那里乱说,妳下午还要帮我统计各店这个月促销期间的业绩,还有上星期做的市场调查分析也要一起给我。」我看小月渐渐黯淡的脸,马上提醒她,吃完饭后还有一堆事要做。

        但好像已经来不及,胡小月一脸好像世界末日,「可是我很爱他,我不想换男朋友,他只是比较不喜欢人家管,比较喜欢自由,平常的时候对我也还算可以……」

谢安婷耸了耸肩,一派轻鬆的微笑着说:「Fine,那妳就继续被他糟蹋,妳爽就好,又不关我的事。」接着,继续吃着她的义大利麵,但胡小月却放下叉子,开始放空。

        我马上撞了一下谢安婷的手肘,在她耳边小声的说:「如果半夜小月再打电话来对我哭,妳就死定了,没事讲这个干幺?」

        谢安婷完全不在乎,「讲这个怎幺样了吗?本来就是事实不是吗?小月,过来人的身分告诉妳,快点分手,妳才有多一点机会可以享受幸福,不要浪费时间,在不对的人身上……」

        小月突然站起身,眼神空洞的对我们说:「我吃饱了,先回公司了。」然后拖着沉重的脚步离开。

        「妳看妳,她麵只吃了三口。」我又瞪了一眼谢安婷。

        「怎样啦?我说的哪句不是事实?妳就是这样,不告诉她实话,看看她为这个男友半夜打给妳几次了,不适合就是不适合,如果坚持下去就可以成功的话,哪来那幺多离婚分手的夫妻情侣,面对现实好吗?」我讲一句,谢安婷讲了一百万句,我就是说输她,谁叫她情场女王,在她面前我也只能闭嘴,因为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对的,是真理,是可以收录在静思语里面的。

        幸好我的手机响了,她才闭上嘴,但我看到来电,我就一点都不想接,谢安婷也看了一眼我的手机萤幕,然后对我说:「干幺,妳哥又惹妳不爽了?」

        我点了点头,手机铃声刚好停止。

        「妳很常不爽妳哥欸,到底是妳的问题,还是妳哥的问题?」

        谢安婷的问题,让我白眼翻到月球表面,「当然是他啊!妳上次不是陪我去买了一条手鍊吗?」安婷点了点头,我继续说:「我前天拿给他,结果他说是不是我们公司的库存,妳说他不欠骂吗?」

        安婷用力的点了点头,「非常欠骂,我觉得全世界的哥哥都要去检查眼睛,为什幺他们会幺白目?」安婷的哥哥也非常的可怕,和安婷是双胞胎,她曾经要介绍她哥哥给我,但只吃过一顿饭,我都差点胃溃疡。

        安婷哥哥比她嘴再贱上八百万倍,我记得那天我穿了件白色的洋装,安婷哥哥一看到我先是微微的抬了抬眉毛,然后对我说:「子晨,妳黑肉底的不要穿整件白的,看起来髒髒的。」

        居然对一个每天吃维他命C,喝一千五百CC柠檬水,还会找时间去打美白针的女人说,妳黑肉底!我那顿饭就算吃龙虾也没有味道,那是谢安婷跟我说过唯一一次的对不起。

        「不过比起我哥,妳哥算对妳不错了,以一个没有血缘关係的人来说,他对妳真的没有话说,刚胡小月唸的那一段,妳哥就是可以随便让妳任性造次啊!」谢安婷继续说着。

        「他让我任性是应该的吧!而且我也对他很好耶,我也会买东西给他吃……」好像只有几次,「也会帮他忙……」帮他送过一次模型,我越讲越心虚,甘脆闭嘴。

        「妳怎幺不考虑跟他在一起啊!你们又没有血缘关係。」谢安婷突然说了这一句,差点没让肉丸子卡在喉咙噎死。

        「妳疯了喔!我哥是……」gay!说好要保密,我话赶紧收回来,谢安婷真的是想太多了,就算周斯理不是gay,我们也不可能在一起,对我来说,他就是哥哥。

        她看着我停顿了下来,「是什幺?」

        「他有恋人了啦!」我说。

        「是喔!有点可惜,不过妳可以等他分手。」谢安婷笑着说。

        当我知道周斯理是gay时,我的心里的确可惜了几天,为全天下女人觉得可惜。

(待续)

本文出自《不怕,寂寞》商周出版

不怕,寂寞(5)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