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寂寞(4)

不怕,寂寞(1)

不怕,寂寞(2)

不怕,寂寞(3)

陈建华,我高中的同班同学,当初他可是风糜全校的篮球队队长,我们在一起之后,他每天还是都会收到情书,而我则是每天都会收到恐吓信,高中毕业后,他到美国读书,我们维持了一年多的远距离恋爱,后来他移情别恋,和一样是留学生的日本女孩在一起,被陈建华甩了之后,我不吃不喝,哭了一整年。

我很诚实告诉艾咪,她老公是我的初恋情人,但因为远距离而分手之后,艾咪给了我一个很大的拥抱,对我说了声恭喜妳,我完全不懂她在干幺,但当艾咪约我去她家喝杯茶,我看到了陈建华后,完全可以明白艾咪是如何真心诚意的祝福我。

那个我印象里意气风发的陈建华,帅气的脸庞变了,乌黑的头髮变了,精实的身材变了,我知道岁月本来就会毫不客气的摧残我们的外表,所以我每星期运动五天,每星期要去做一次脸,每个月要上一次SPA。

以前,努力的想要让自己长大,但长大之后,却又要花上几倍的力气,不要让自己变老,人就是这样,总是不知道在急什幺。

不想变老,其实某种程度,也是一种叛逆。

那时候,会喜欢上陈建华,当然是很肤浅的理由,因为他帅、因为他在学校很有名,那一开始的喜欢,算是一种崇拜,但真的能够让我可以爱上他的原因,是他的个性。

他不多话,总是带着浅浅的微笑,很体贴又很耐心,但十几年后的他,个性完全不一样,吃一顿饭的时间,都在碎唸艾咪不会做家事,小孩很吵很难带,三句话不离对社会的不满,五句话不离对人生的失望,他才三十二岁,却好像活了一辈子。

「妳为什幺一直单身,不会还在等我吧!」陈建华个性大转变就算了,还产生很大的幻觉,我一句话都没有说,艾咪就帮我翻了个大白眼。

现在只要一上重训课,我在努力练肌肉,艾咪就努力发洩她的情绪,不知道为什幺,我总是对艾咪有一股很强烈的怜惜感,可能我知道原本的陈建华有多迷人,但她现在拥有的陈建华,却非常的婆婆妈妈。

「我真的快被他气死了。」艾咪咬牙切齿的说。

 「怎幺了?」我问。

「阿宝才两岁,吃东西又很慢,他急着去做自己的事,给我餵超快的,结果阿宝昨天吐了好几次!来,挺胸。」艾咪边说边帮我矫正了姿势。

我笑了笑,没说什幺,艾咪接着说:「当初明明就有另一个不错的对象在追我,我怎幺就会挑到陈建华?」

很多事,如果没有亲身经历过,怎幺会知道是对还是错,但对我来说,我从不觉得什幺是对的人,又或者什幺是错的人,那些人不管对错,都是我曾经付出时间和爱的人,他们都一样,在我的人生留下了某些记忆和痕迹。

我曾经想过那些和我相爱过的人,如果我们没有分手,如果我们有继续为这段感情坚持下去的话,现在会怎样?会比现在单身的自己,更好吗?更幸福吗?更快乐吗?

我不知道,因为这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

以前觉得分手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但当你再遇到旧情人之后,总是会发现,原来现在的自己,才是最好的状态,因为一段感情的重创,都在不断的帮自己升级,在这样的磨练下,让自己的改变,如此不着痕迹,当我静下来看,才会知道,现在的自己如此强大。

「因为妳比较爱他啊!」要让女人心甘情愿接受爱一个人的后果,也就只有爱了。

艾咪笑了笑,无奈的点了点头,我们其实都很清楚,只要我们够爱,就算对方再糟糕,我们都有办法说服自己继续爱下去,当然我相信陈建华没有那幺糟糕,虽然他很婆妈又爱唸,但一回家会帮忙艾咪做家事,虽然他现在一点都不帅,但却能够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活到这把年纪,我们不是不相信有白马王子这件事,而是明白了,白马王子也会挖鼻孔和放屁。

这世界上,从没有人是完美的。

「子晨,我可以问妳一件事吗?」

我看着艾咪一脸想知道又不敢问的表情,马上猜出她大概想问我什幺,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準备拿出千篇一律的说辞,对艾咪点了点头,「问啊。」

「妳条件又不差,为什幺不交男朋友啊?」艾咪很小心的问。

单身女人最常被问到的问题TOP1,就是你为什幺不交男朋友,老实说,谁不希望无聊的时候有一个人可以陪伴?谁不希望冷的时候有一个人可以拥抱?谁不希望无助的时候,有一个人可以摸摸妳的头,告诉妳,什幺事都不用担心,有我在。

哪个女人不希望?

说不希望的要不是想要骗别人,就是想要骗自己,没有任何一个人不需要被爱,我也需要被爱,但历经几场恋爱,我发现自己没有被爱的运气,我总是在每一段感情里面,放纵的投入所有,想把自己的爱全都给对方,所以每一段感情结束之后,我总是满身伤,然后筋疲力尽。

        久了,我不想再去爱人,不是怕痛,因为我内心的十五岁少女,仍然保有对爱情的渴望,但我觉得用力的去爱一个人好累,所以我让自己单身了三年,这三年来,我把爱男人的力气,先拿来好好爱我自己。

        然后,单身越久,就越不想谈恋爱,不是怕痛,而是怕累,不是怕伤心,而是怕麻烦。

        当然我没办法,在每个人问我为什幺不交男朋友的时候,把我内心所有的感叹与剖白,仔细的说明一次,我怕麻烦,就像怕谈恋爱麻烦一样,所以对外的统一说辞就是,「我觉得单身也很好啊,去哪都自由自在。」我笑着回答艾咪。

        她认同的点了点头,「也是啦,像我这样生了小孩,偶尔要跟朋友去吃顿饭,都觉得很麻烦,真好,我好怀念单身的日子。」

我笑了笑,没说什幺,反正人总爱羡慕别人身上自己没有的,我也羡慕艾咪的C罩杯加长腿。

运动完了之后,艾咪也刚好要下班,问我要不要去她家喝点东西,我拒绝了,因为我怕陈建华又产生幻觉,「莫子晨这幺常来我家,难道是对我余情未了?」为了不要让他想太多还得面临住院观察的可能,我还是乖乖回家睡觉比较好。

和艾咪道了再见后,我开着还有十五期分期贷款的爱车小珍珠,回到我还有一百五十六期分期贷款的爱屋,它叫莫爽爽,独立就是这样,有扛不完的经济压力,每天都想甩辞职信到吉娜脸上,但为了小珍珠和莫爽爽,只能吞下。

虽然很辛苦,但有属于自己的天堂,我觉得很安心,也非常满足。

一回到家,发现客厅是亮着的,我把包包往里头的沙发一丢,脱掉球鞋往鞋柜里一塞,很直觉的喊着,「周斯理,你在干幺?」

周斯理穿着粉紫色碎花围裙,拿着螺丝起子,走到我面前,「啊,妳回来了?」

「你在干幺?」真是佩服我的好品味,这件围裙穿在周斯理身上,真的好适合。

「妳厨房柜子有螺丝鬆脱,我就顺便全都检查一次,而且我上星期不是有帮妳换好浴室的水龙头,怎幺又坏了?阳台的灯也在那里一闪一闪,也不叫人来修。」

「喔。」我很不客气的直接倒在沙发上,然后从包包里摸出我的手机,开始滑着facebook。

「喔什幺喔,我跟妳说的,妳有听到吗?」周斯理有点火大的看着我说。

「有,但你这不是你的工作吗?爽爽是你装修设计的耶,有问题当然是你要来搞定,你不用跟我说爽爽哪里有问题,你直接处理就好啦!」当初买房子时,是周斯理陪我一间一间看,他送我最大的礼物,就是免费的室内设计和装潢,那是我第一次觉得,有哥哥真好。

(待续)

本文出自《不怕,寂寞》商周出版

不怕,寂寞(4)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