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受伤的英雄:《罗根》(Logan)

不再受伤的英雄:《罗根》(Logan)

  文学裏总喜欢一种精神,存活在仁慈窃贼或阴慝医者心中,矛盾豢养在对错之间的灰色地带,应然道德与现实必然的对话,成为足堪裱框的永恆剧照,若用莎士比亚的话说,就是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无比庞大的问号。可惜的是,罗根低头望的再不是亚德曼金属铸成的狼爪,少去弯钩,问号终于破败成句号,无法自癒,不过一圆孤绝。

  《罗根》成功描摹出英雄末年的漫漫长征,以西部电影的基调启程,黄沙公路,恶人追击,不同者在于,主角不再是锋芒勃发的轩昂青年,相反的,罗根虬髯花白,疤痕慑人,序幕便是遭到弱者痛殴。耄耋高龄的查尔斯也已不再是那个自信无匹,总带着温润笑靥的X教授,如今他呼喊罗根,只为了需要人搀扶去上一次厕所。而时间带走了某些辉煌,却也迎来了崭新篇章:小女孩罗拉沉默、演绎出天真残酷,偶尔也透出本该如此的童稚。人工基因不仅为她带来了锋利、连结起执拗神情的血脉,还有罗根亦深藏的,那武装的脆弱心灵,只不过方向不太一样。

  罗拉说,她做的梦都是被人伤害,罗根说,我相反,我伤害人。

不再受伤的英雄:《罗根》(Logan)

  X战警看得不多,金刚狼却牢记心中,不完全因为他镜头最多,而是他的血肉生理与心灵情感拉扯的最为激烈:拥有最强壮的肌肉与无坚不摧的利爪,却始终没办法保护身边的人,无论是首集《X战警:金钢狼》裏农场的老夫妻,还是《罗根》裏被X-24撕裂的穆森一家(讽刺的是,一样是「他自己」杀死的),都像是收了死神留宿;强大的再生能力让他身上看不出伤痕,内心空虚却无从修补,那是出现在《最后战役》裏,亲手刺杀挚爱凤凰的悲摧,那是在《武士之战》当中,不断重播的香鬓温存,咸是梦魇。伫立于时间洪潮裏,爱从来只能自爪间流逝,他能割裂物质,却无法切断诅咒,那些浓缩过后的无奈与沧伤。

不再受伤的英雄:《罗根》(Logan)

  鹅黄光线穿透昏晦暗房,逆光照着床上的查尔斯,他对着那身剪影低喃着,他知道那是谁。那些话既像是对自我罪恶的告解,又是教诲着那个总是蛮横固执的小伙子,「罗根,你还有时间。」领略过无数超能,或可扭转钢铁,或能幻化伪装,却没有哪个能召唤幸福降临;读遍所有心灵,终于理解了自我心中的解答,不过是喧闹的晚餐桌、亲友的单纯陪伴,平静而恬然。查尔斯邀请罗根追求的归宿,被罗根无奈回绝,只是不断摇头,太迟了,太迟了,「从我们出生时就已经决定好了」。

  剧中亮点之一在于老中青三代的互动,在奥克拉荷马酒店那场戏中,过去仁慈、现在迷茫,未来正沉默着。罗根愠怒的踏进卧室,拿着残破的X-MEN漫画,对裏头的幻妄伊甸嗤之以鼻,他是站在现实前线的保护者,罗根很清晰世路轨迹,从来不曾有漂浮的奇幻乐园。而老者查尔斯透过萤光幕裏的《原野奇侠》(Shane),表达了他的悲悯和希冀,纵使已无退路,最起码牛仔跟小男孩保证,「山谷裏将不再有枪」。未来直盯着他们,不发一语,却把所有话牢牢记在心中。

不再受伤的英雄:《罗根》(Logan)

  尽管也是商业系统的操作,建基起续集可能性,然而,能在最后终章给罗根一个仅只认识十天的女儿却给予了观众莫大慰藉,她替英雄形象蜕下战袍,换来一个成熟父亲的挥手告别,他体验不曾濒临的死亡,也看见即将到来的新生。就像那张宣传海报,颓败无力的手指垂落,鏽斑咬啮着曾经锋利,而那只女孩的手,反而成了画面中最温暖的焦点,无声牵着再也握不起的掌心,告诉你已经够了,不必再握拳,亟欲切断那些生命中乱七八糟的命运,不必再对抗那些,你无力去对抗的……

  自漫无生机的滚滚黄沙中接壤硬汉形象,终末于新生青绿之中的森林湖畔,罗拉轻轻倒下树枝做的简陋十字架,宗教并不能救赎的灵魂,X,标誌在传奇墓前,他是这幺紧抓着这般无从改异的身分,为其困扰,也为其骄傲──

  不必再生,你不会再受伤了。

电影资讯

《罗根》(Logan)-James Mangold,2017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