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伴读 拍谢少年》把生活过好,音乐才会成立——上班族摇滚
11月伴读 拍谢少年》把生活过好,音乐才会成立——上班族摇滚

拍谢少年由贝斯手姜姜、吉他手维尼、鼓手宗翰三人组成,2012年发行第一张专辑《海口味》后,三人陆续服完兵役、有了正职,变成了上班族摇滚乐团。将于2017年11月底发行的第二张专辑《兄弟没梦不应该》,记录了他们五年来的生活体验。这次,阅读誌邀请拍谢少年,谈谈他们如何在生活、人生规划与音乐理想之间取得平衡,继续成为「一尾台湾土产摇滚乐队」。

拍谢,少年仔,乐团要玩,生活嘛是要顾。放下乐器的拍谢少年,进入社会就定位,在城市不同的角落为生活打拼。每天睁开眼睛的头号任务,就是好好吃一顿早餐,然后出发上班。拍谢少年自从2012年发行第一张专辑《海口味》之后,过了5年才完成《兄弟没梦不应该》。跨过30岁门槛,拍谢少年理解了玩音乐是浪漫的,过生活是现实的。「大家先把自己生活过得好,音乐才会成立,这是我们的共识。」乐团贝斯手姜姜说。

来自《灌篮高手》的人生哲学

姜姜从事食品业,在意吃得健康,尤其近来身体对食品添加物特别敏感,所以早餐喜欢吃麦片。鼓手宗翰也是上班族,早餐习惯在通勤途中简单解决,但有时喜欢在天冷时早起,和女友到邻近住处的传统市场,和阿伯们坐在一起喝碗鹹粥暖胃。吉他手维尼以教吉他为生,工时弹性的他常用一碗牛肉麵把早餐和午餐一起搞定,但有时也造访教琴的音乐教室旁一位阿姨开的早餐店,「我每次去都会找她用台语乱聊,她是我练习台语的对象。」

下班以后,三位团员维持着每週两天的练团时间,去年10月开始额外约一天见面讨论新专辑的製作。感觉灵魂被抽乾的时候,热炒和啤酒是他们充电的仪式。在这些日常的互动里,三人早已成为彼此生活的一部分。姜姜提到「三个人加起来的相处时间,可能比跟女朋友还长,对于创作者而言,保有一些自己获得能量的空间是重要的。」所以平衡家人与音乐在生活中的比重,也就成为维持乐团运作的必要功课。

对于拍谢少年而言,维繫乐团不可或缺的要素,还少不了着名日本漫画家井上雄彦。为什幺?三人爽朗笑出来,维尼一副出卖同学的表情,说「漫画买最多的先讲」。姜姜耸耸肩招认说,井上雄彦的作品把「转大人」的状态处理得很写实,「现实中大部分都是坏球,只有偶尔会有好球,对我们来说,这某种程度是一种人生哲学。」

每一年夏天,总有许多初识篮球的少年在《灌篮高手》里看见伟大,又在最后那个悬而未决的最终话学习思考追梦的各种可能。维尼说井上雄彦的伟大,在于冻结了那几年夏天的时光,一代又一代少年的集体记忆在这里不间断地上演。然而经营乐团对拍谢少年而言,早已不只是青春期的副作用。挥洒热血,但稳住脚步过生活,这是井上雄彦带给他们的启示。

我们在意的东西已经超越音乐性了

创作之前,先好好生活。「玩团创作这件事情有点像是拍一部电影,不可能凭空创造一个完全没有真实基础的东西,那种东西会没有感动人的力量。」宗翰眼神往姜姜一瞥,又说:「因为我们相隔5年才发这张专辑,5年其实可以发生很多事情。比方说,你从20岁跨到30岁,其实是在突破人生的关卡,就像姜姜现在要结婚了。」

访谈当时即将举办婚礼的姜姜被点名,接着说:「我们生活的境遇是不一样的,透过各自演奏的乐器和我们三个人在歌曲中的对唱,这样的创作有点像是展示我们在这个时空里的世界观的整合。」新专辑同名歌曲〈兄弟没梦不应该〉就是在这样的状态中写出来的。

「这首长达10分钟的歌写在维尼去当兵之前,他的和弦其实很简单……」姜姜话还没说完,担任吉他手的维尼就抗议说:「哪有,超複杂的好不好!」说完三个人笑成一团,姜姜才改口说因为创作这首歌是一气呵成,三个人在其中的对话非常自然,在意的东西已经超越音乐性了。「我们发完第一张专辑,算是有一些迴响,那我们下一张要怎幺突破?而且在刚取得一点点成绩的时候要停下来,对我们来说压力真的很大,但这首歌的对话启发了后续很多创作。」

歹势!这里没有摇滚英雄

年轻的时候受到乐团「八釐米天空」开着一台车在城市游击演出的启发,拍谢少年也爱户外演出。《海口味》时他们举办「厝边倒弹」,把摇滚的现场带到早餐店、书店、漫画店、热炒店及羊肉炉店家。这次《兄弟无梦不应该》发行,也将在宜兰日安保龄球、詹记麻辣火锅新庄总店、高雄蚵仔寮意满渔咖啡店举办演唱会,用音乐切进街坊邻居的生活。在每个一期一会的演出中,他们观察一边吃火锅一边看表演的人们,看他们酒越喝越多,表情与身体逐渐鬆下来,就知道打到「点」了。

宗翰说:「这些表演有趣的地方,是我们跟观众比较没有距离感,不像在live house,好像我们是摇滚英雄的那种感觉。那个东西在我们时代根本就不适用了。我们只是很喜欢乐团的人,跟观众一样,所以我们很喜欢跟观众没有距离演出的那种感觉。」

维尼提到先前在高雄三余书店的表演经验,他们在天台刚唱完两首歌后就被迫中断,「楼下聚集了来自3个不同派出所的警车,一堆警察走上来都问:『恁勒冲啥?!』因为我们在顶楼,声音完全没有屏蔽,可以毫无限制地往外传。」

「到底有多少通电话打去报警啊?吵到附近辖区3个派出所都来了!」姜姜回忆道。天台的表演虽然中断,但后来大伙还是移到书店三楼的室内空间完成了演出。

真实人生当中有着各种令人措手不及的状况,但这就是生活的本质。有人说人生如戏,看戏的是傻子,演戏的是疯子,宗翰说做音乐也是如此。

「有时候我们不是要看一个完美的演出,我们是要看他声嘶力竭,或者他出糗了,但是他得弥补那个出糗。」姜姜补充,他描述的虽是乐团演出,但这种努力出手却不小心出糗的尴尬,也模糊地说明了生活之于我们的关係──樱木花道带球上篮时可能不小心摔个狗吃屎,但在赛事结束之前,也只能说声「拍谢啦」并站起身,抖落尘埃然后冷静凝视篮框,深呼吸,「左手只是辅助。」继续帅气出手。

            

 
            兄弟没梦不应该

            乐团:拍谢少年 
            发行:好有感觉
            定价:500元
            【内容简介➤】
             

            

作者简介:拍谢少年 (Sorry Youth)​

一尾台湾土产摇滚乐队。 吉他维尼、贝斯姜姜,鼓手宗翰,05年春天吶喊后开始写歌,初期创作以乐器演奏为主,现在心繫台语摇滚,目标写出阿公阿嫲点头称讚的台语金曲,以井上雄彦为精神导师,热炒摊为后援补给,拎着啤酒乐器穿梭于南北纵贯现场,音乐灵魂来自现场表演气味。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