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就是自由!
隔墙就是自由!

文/张英进(장영진)

译/陈晓菁

又过了一天,夜也深了,在薄雾笼罩的夜空里,一群大雁成群结队飞向远方。我将视线固定在远处的夜空中,独自陷入了沉思。

「我不想要再这样子活下去了,在这块土地上什幺也做不了,没有任何的希望和梦想。这里就像一座巨大的监狱一样,只是一座没有铁窗的监狱,假如可以离开这里的话说不定事情还会有转机。在我服兵役的时期,那时候脱北者的家族会被送到政治犯的收容所,但是现在已经不至于会这幺做了,而且以我们家族的出身背景来说,本来就没什幺出人头地的机会,即便因为我而受到惩罚,也同样还是劳动者的身分。妈妈的年纪也大了,就算再活也没几年。而且只要我离开的话,和美罗的婚姻关係就会自动解除,这幺一来她就可以再跟别的男人结婚,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美罗一定要变得幸福。虽然哥哥们一开始可能会有被我背叛的感觉,不过即使是同一个肚子生出来的骨肉,最终还是会走上不同的道路,他们也没有办法对我的命运、我的人生负起责任。我一定要离开这里,就算最后走投无路,我也别无所求了」

隔墙就是自由!

一想到这里,原先紧紧缠绕在我身上的铁鍊好像突然全部鬆开似的,我感受到无拘无束的自由,觉得自己就好像在夜空中振翅高飞的大雁一样,彷彿马上就要启程前往下一个目的地,我以告别的心情,最后一次悄悄地躺在美罗的身边。噹噹墙壁上的时钟经过了两点,告诉我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月光从小小的窗户映照进来,洒落在美罗小巧的脸蛋上。我可以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仔细一听,似乎连心脏跳动的声音也可以听得见。我转过身来,就着月光细细地端详美罗熟睡的脸庞。

已经九年了,我们一起度过的岁月这段时间她因为我而流下了多少的眼泪,忽然之间过去发生的一切全部涌上心头。某一天提早下班的我回到家里,正在厨房里洗自己的工作服,当时厨房的门微微敞开着。

下班回来的美罗看到这一幕之后吓了一大跳,赶紧把厨房的门关上,然后对我说道:「哎呀,老公,你在做什幺?有人叫你洗工作服吗?会被别人看到的。」接着她神情落寞地又说了一句:「看来你真的是这辈子要自己过活的命了。」那天美罗坐在梳妆台前面,仔细地看着自己的双眼,一个人喃喃自语:「人家说像我这样眼皮上有颗黑痣的女人,天生注定要流许多眼泪」

噹噹噹噹墙上的时钟指向四点,然后我进入了梦乡。

隔墙就是自由!


▲图左为驻板门店的北韩军人正密切注意动静,右为南韩士兵积极备战(图/达志影像/联社)  

—在一个月光皎洁的夜晚。一边是人民军岗哨,另外,被高大铁製栅栏所阻挡的那一边则是国军岗哨,穿越铁丝网之后,可以看到国军岗哨的前方停着一台直升机,直升机的螺旋桨已经启动,似乎随时就要飞上天空。我握紧双拳开始往前奔跑,穿越了人民军岗哨,翻过了铁丝网,接下来只要搭上直升机就行了。虽然我疾步如飞地跑过人民军守卫兵的前方,但是不知道为什幺他们只是立正站在原地,并没有抓住从前方跑过的我。我奋力翻越铁丝网之后,準备冲向直升机的方向,正当我快要抵达之前,直升机却已经轰隆隆地朝天空中飞去。

我从梦中忽然惊醒,全身都被汗水给浸湿了,因为梦境实在太过鲜明生动,结局却又太过遗憾,我的眼泪扑簌直流。身旁的美罗依然还在睡梦当中,于是我又再次躺回美罗身边。在精神恍惚之间我又迷迷糊糊地睡去,待我再次睁开双眼时天已经亮了。饭桌已经摆放在我的枕头边,而美罗早已经出门去工作了。

起身之后我坐在床上。

我一定要走,不,我不能走,我一定要走,不

隔墙就是自由!

我稳定心神之后站了起来,打开衣橱的门,将我珍惜的那些衣服全部穿在身上。到了真正要出发的时候,才发现口袋里一毛钱也没有,在家里四处翻箱倒柜也挖不出半毛钱,于是我从梳妆台的抽屉里将手錶拿了出来,这是我退伍的时候,妈妈把家里的羊只拿去卖掉之后,买给我的苏联製光荣牌手錶。我把这只手錶放进口袋里,準备在去的途中拿到市场变卖。

我和平时出门的时候一样,将家里的钥匙放到兔舍里才转身离开。不过平时总是会轻轻摇着尾巴跟在我身后的小狗,今天却一反常态,只是懒洋洋地趴在向阳处,呆呆地盯着我看而已。虽然我想要在离开之后,绕道去母亲家看她最后一眼,但是心念一转,又觉得这幺做只会徒增心痛罢了,还是加紧脚步赶路才是。就这样离开的我,在我的前方会遇到什幺样的苦难、痛楚和试炼,当时的我是一无所知的。

现在的我偶尔还是会陷入沉思,那时候选择离开,究竟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难道我一定要离开吗?假如当时我没有选择离开的话,我的未来又会变成什幺样呢

不过有时候当我回想过去,又认为或许我命中注定会选择离开,因为这是谁也无法抗拒的命运

【看柠檬长知识!快点我订阅精选书摘】

*延伸阅读:北韩没有「同性恋」这个选择 脱北者到南韩才知道自己爱男人

*更多大柠檬精选深度好文

*本文摘录自《脱北者,男同志》

隔墙就是自由!

译者:陈晓菁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